《华夏人文地理》:人类的旅程(图)

科技 dede58.com 浏览

小编:一位桑族沙漠猎人克拉斯•克吕伯在南非卡拉哈里沙漠停下来等候家人。在桑人身上能普遍见到的DNA标志可以追溯到现代人的起源。他们说话时带有弹舌音,以免在打猎时惊动猎物。这

                                                                         
 

一位桑族沙漠猎人克拉斯•克吕伯在南非卡拉哈里沙漠停下来等候家人。在桑人身上能普遍见到的DNA标志可以追溯到现代人的起源。他们说话时带有弹舌音,以免在打猎时惊动猎物。这种语言特征也能在同样携带古代DNA标志的非洲其它族群中发现。

 

  文/詹姆斯•施里夫

  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已故的艾伦•威尔森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同事利用mtDNA来指认人类祖先的出生地。他们比较世界各地妇女的mtDNA,发现有非洲血统的妇女mtDNA的差异性是世界其他地方妇女的两倍。由于这种能说明迁徙的变异出现频率似乎是稳定的,那么现代人类在非洲生活的时间一定是在其他地方的两倍。如今科学家计算出,所有现在的人类都与一位妇女有关:一位“线粒体夏娃”,她生活在大约15万年前的非洲。她并不是当时唯一的妇女,但如果基因学家是正确的,那么则所有人类都通过一条没有中断的母系遗传链与“夏娃”联系起来。

  很快,在“线粒体夏娃”之后又有了与“Y染色体亚当”,也就是同样意义下所有人类的父亲,而他也来自非洲。越来越精确的DNA研究已经再三确认了我们这个故事的开篇:地球上所有体形不同、肤色各异的人类的祖先,都可以追溯到非洲的猎人─采集者。

  通过对非洲DNA标记进行更仔细地观察,科学家们可能已经发现了人类创始者的线索。在南非的桑人、中非毕阿卡俾格米人以及一些东非部落中,最常出现来自先祖的DNA标志。南非土著和东非的两个部落所说的语言里也都具有特殊的发音方式,其中包括弹舌音。或许这些地处偏远的人们曾经见证人类早期的祖先在非洲内部的扩张,就像落入池塘的石头激起的渐渐远去的涟漪。

  现在看起来可以确定的是,在一个距今很近的时期,大约在5-7万年前,一波小小的涟漪从非洲溅上西亚的海岸。这第一批移民可能只有1000人,而他们携带的DNA标志存在于所有非非洲人的体内。

  某些考古学家认为,这些走出非洲的移民表明着人类行为的一次革命。这些行为包括使用更先进的工具、拥有更广泛的社会联系,以及制作最早的艺术品和身体饰物。或许某种神经学上的变异已经导致口说语言的出现,使我们的祖先成为完全意义上的现代人,并促使其中的一小队人走出去向世界殖民。但是也有其他科学家发现,远在人类还未迈出这个大陆之前,非洲各地就出现了制作精致的工具和其他现代行为的痕迹。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艾利森•布鲁克斯说:“如果花了20万年的时间,那就不能叫做‘革命’了。”

  无论这些移民带着什么样的的工具和认知技能,他们前往亚洲的路有两条。一条通向尼罗河谷,横跨西奈半岛,向北进入黎凡特。而另一条路也在向他们召唤。7万年前,地球进入最后一次冰河期,水结成冰川,导致海平面下降。在非洲之角和阿拉伯之间的红海海口,最狭窄处仅有几公里宽。 现代人使用原始船只就能渡过,而且几乎足不沾水。

  基因证据表明,一进入亚洲,这群人便分开了。一支暂时滞留在中东,另外一支则沿着阿拉伯半岛、印度和更远的海岸行进。每代人可能只推进了若干公里。

  “这种迁移可能是难以觉察的,与其说是旅行,不如说是像为了躲开海滩上拥挤的人群,而在海边走得更远一些。”国家地理学会基因地理项目主持人斯潘塞•韦尔斯说。这个项目通过全世界范围的通力合作来详细勾勒出人类早期迁移的情景。

  数千年间,他们每年前进几步,偶尔乘船跳跃几下,却也有聚沙成塔的效果。在4.5万年前,这些流浪者们到了澳大利亚东南部。当时有个人被埋葬在叫蒙戈湖的地方,埋葬处下方的文物层则可能有5万年之久,这是现代人远离非洲的最早证据。 (选自华夏人文地理三月号文章《人类的旅程》)

当前网址:http://bihoo.com/a/keji/143.html

 
你可能喜欢的: